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951756001 shishiyan@163.com
您当前位置: 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那年冬夜里黑暗中的手电光,绝不亚于雪中送炭的温暖

时间: 2017-08-26 11:40  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博彩公司评级秦老总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-------听朋友讲故事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 小红,是个我认识的一个男娃的名字。我不记得他的模样了,只记得他叫小红。
        小红,是和我一个村里的,是和我一个班里的。
        我是女生,他是男生,我们没有说过一句话,但是今天我却要写写他,而如今,已是离当年33年之遥了。
        那一年,我11岁,上五年级;那一年的冬天,母亲的心脏病突然犯了;那一年,我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快乐;那一年,有一束明亮的光温暖着我照耀着我,在那一年的冬夜......      
        母亲一下子病倒了,父亲一下子更忙了,父亲要照顾病中的母亲,要照顾我和弟弟,要管理生产队的活计,真是忙的团团转,不得已把年幼的弟弟送到了舅舅家。而我在不知不觉中就学会了照顾自己。
        我会每天天不亮就起床,简单的做好早饭,其实也就是在灶膛里塞把柴,拉开风箱把水烧开,放两个馒头热软,如果家里还有老母鸡下的蛋,就给母亲冲碗鸡蛋汤,然后我用手绢包上半块干馒头就上学了。那年冬夜里黑暗中的手电光,绝不亚于雪中送炭的温暖
       那时候的冬天怎么那么冷呢?那时候没有羽绒服,没有雪地靴,穿着妈妈手工缝制的棉裤棉袄和棉鞋,可我的小手和脚丫子总是被冻得又红又肿,要是一着热,就那个痒痒啊。那时候怎么就没有暖冬呢?
       那时候的冬天夜里怎么那么黑呢?那时候的村里没有路灯,学校在村的东头,而我家在村的西头,从家里到学校有很多七拐八拐的小巷子,从学校到家里一样有很多八拐七拐的小巷子。月黑风高就是形容那个时候的冬天的吧?冷风在黑夜里呼呼的游走,从衣角掠过,从耳边掠过,让人提高了警惕的胆怯;有时路边的树枝会嘎嘎作响,响的我汗毛都竖了起来;有时房顶上会蹿出一只野猫,喵~的一声,我就会立刻打个寒颤,不知道是要立定还是要快跑。
        那个时候小学生五年制,五年级就是毕业班了,晚上就要上自习了,家里唯一的家用电器---手电筒坏了,放了晚自习我得摸黑回家,而回家的那一路没有相跟的同学,我很害怕,走了很多天,害怕了很多天。
        忽然有一天,有一道光开始跟着我照着我回家,是手电筒的光。
        开始我不知道他是谁。我不说话,他也不说话,但是手电筒的光保持的距离总在五米左右,不前不后,恰好照在我的脚下。头一天,我以为是谁恰好也走这条路,我就恰好沾了个光;头二天,还有这么一路跟着的光,我心里悄悄的有些犯嘀咕,也开始怯怯的,裹紧衣服,抱紧书包,一个劲的低头走路,心里暗暗在想:如果手电光离我倏忽一近,我撒腿就跑,可是没有。他会一直不紧不慢保持距离把我送到家门口,看我扭开门关,看我闪进门。第三天的时候,我才偷偷从门缝里看了他的背影,是他,是小红,班里的一个男生,不爱说话。
        就这样,这道光一直送到我们放寒假的时候,至始至终我和他没有说过一句话。其实我是想说的,想对他说声“谢谢”,可是不知道是出于女孩的矜持还是那个年代的拘束,我就是没有说出来,也许当时的那种沉默是最好的默契。
        第二年升了初中,我和他就不在一个学校了;再后来,我进了城,更不知道他的去向了;再再后来,一直到现在,我没有再和他见过面。但那年冬夜里黑暗中的手电光,绝不亚于雪中送炭的温暖,那情景从没在我的脑海中消失过。尤其是我在工作、生活中遇到困难,遇到烦恼的时候,那束光总会适宜的照亮我郁闷的心灵,使其豁然开朗。
        我想有一天,我去见他,对他说起那年往事,他会不会害羞?
上一篇:愿他们在那个世界里幸福的看着我们幸福!
下一篇:没有了